頂點中文 >其他類型 >追婚索愛 >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恨之入骨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追婚索愛-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恨之入骨

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格霓小巫 書名:追婚索愛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wikhcl.co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秦可被一陣尖叫吵醒,睜開眼便看到寧倩倩歇斯底里發瘋的模樣,她半睜著眼睛,裝作剛睡醒的模樣,揉著眼動了動身體,把頭上半蒙著的被子扯了下來。

    旁邊竟然有人?

    寧倩倩嚇得不輕,再次尖叫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“倩姐,是我呀!”秦可說著,突然意識到了什么,猛的從床上坐起來,“我們怎么會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我還想問你呢!”

    她不問還好,問起來寧倩倩想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她一覺醒來,渾身酸疼不說,身上還有明顯歡愛結束后的痕跡,下身牽扯著是撕裂的疼痛,這滿室的凌亂和遍地的tao子都說明了昨晚情況的激烈……

    她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想當這事就悄無聲息過去了,沒想到秦可也在這里!

    秦可的出現打破了寧倩倩腦子里那僅有的旖旎邂逅,她還想著只有自己一個人,憑自己的姿色還能吸引一個神秘總裁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沒了,為什么秦可也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“為什么你會出現在這里?”她厲聲質問秦可,好像這樣就能抹去昨晚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!”秦可抓著頭上亂糟糟的頭發,痛苦地喃喃。

    薄被從她的身上滑落,寧倩倩看到她身上的痕跡比自己少不了多少……

    想想都知道昨晚在她們身上發生了什么!

    昨晚跟她們一切的人,會不會是她們找的人?想到那三個猥瑣的男人,寧倩倩快要吐了出來,可誰也不確定是不是他們。

    抓著最后一絲希望,寧倩倩拼命搖著秦可,雙手死死扣著luo露的肩膀,指甲xia

    ji

    皮肉,“昨晚不是說對唐羽紗下手嗎?怎么落難的人成了她們兩個?”

    “那幾個男人到底成功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唐羽紗到底毀了沒有?”

    比起寧倩倩的瘋狂,秦可似乎還沉浸在醒來的打擊之中,“倩姐,我們是不是被……”

    滾燙的淚水從她面頰流下,昨天被寧倩倩打了一巴掌的臉還沒有消腫,她看起來十分狼狽和怯懦不堪。

    寧倩倩看著她,心里火氣頓生,揚起了手,最后還是生生放了下來,低吼道:“秦可,你回答我的問題,昨晚的事情到底成功了沒有?”

    秦可抖得不成樣子,看她揚起了手,拼了命往后躲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把手機給我,我去聯系那幾個人。”

    秦可連忙把手機遞給了寧倩倩。

    她受不了秦可現在的窩囊樣,不就是跟其他男人睡了嗎?沒必要這么要死要活,把唐羽紗整垮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關機?那幾個男人竟然關機?她要的東西還沒有給她們。

    寧倩倩當場把手機砸了!秦可的手機掉到地上,屏幕全碎了!

    “我回來之后,你不是說她已經被那幾個男人帶走了嗎?唐羽紗肯定被帶走了,對不對?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都在向秦可確認這件事,秦可在心里冷笑,覺得寧倩倩這個模樣十分可憎。

    自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在意,還非要確認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唐羽紗好好的,為什么要經歷她經歷的事情?

    秦可沒有立即回答她,寧倩倩越想越覺得心驚,一下子從她身邊彈開,指著她氣急敗壞道:“是不是你騙我?是不是你在騙我?”

    寧倩倩看來還沒有傻透,但秦可自然不能讓她把所有的懷疑安到自己頭上,當即就哭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哭訴道:“倩姐,這事情不怪我,怪你自己。唐羽紗根本就沒暈,她是騙你的,在你走出包間以后,她就鎖著我的喉嚨威脅我說出了所有的事情,還讓我將計就計,把對她的計劃實施在你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話還沒說完,寧倩倩的巴掌就落了下來,一個還不夠,她連續打了秦可好幾個巴掌,嘴里還憤怒道:“你竟然敢背叛我?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!氣死我了,我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可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,躲著寧倩倩的巴掌,找準機會,抱著對方的大腿求饒,“倩姐,你聽我說,如果當時是你,我相信你也會選擇犧牲我,可我如今又好到哪里去了呢?唐羽紗不放過不說,你也一樣不會同情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時無路可走,除了聽唐羽紗,我還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可說得很現實,如果當時的人是自己,她也會選擇犧牲她,而且她現在也淪落到了自己的地步,誰也指責不了誰。

    要怪就怪唐羽紗心狠,誰都沒有放過!

    秦可見寧倩倩有點恢復理智,自己接著開口:“倩姐,唐羽紗肯定不會放過我們,但你也不要太擔心,你寧家家大業大,可以和她對抗,可我完了,秦家會被她報復到破產的。”

    經過此事,她和唐羽紗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,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已經打響,她已經沒有退路。

    她和唐羽紗兩個人,只有一個能站在金字塔尖。

    不是她新生,那便是隕落。

    寧倩倩絕不允許自己隕落,自己一直在唐羽紗的光芒底下活著,無論如何她都要唐羽紗從神套上拉下來,讓她一身的金光羽毛失去顏色和光澤。

    她把秦可從地上拉了起來,道:“你說什么傻話?倩姐怎么會看著唐羽紗欺負你?”

    她摸著秦可腫起來的臉,心疼道:“疼了吧?對不起!”

    秦可只是眨著眼,沒敢搭話,模樣十分可憐,只是她的心里已經泛起了惡心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真想推開寧倩倩,昂首挺胸地走出去,可她不能這么做,為了自己的計劃,她一定要留在寧倩倩身邊,獲取她的信任,把她往絕路上引。

    “倩姐,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秦可不確定以寧倩倩的腦子,是不是真的能夠開竅,真的往她想要發展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寧倩倩看著失去了往日的精明,整個人還是呆愣的樣子,她就忍不住戳了戳她的腦門,道:“你是不是真的傻了?我想怎么做,你還想不到?我要把唐羽紗踩下去。”

    果然,她還是那個腦中無物的蠢女人。

    沒個計劃,她準備怎么對付唐羽紗?她以為唐羽紗只是一個普通人?隨隨便便就能夠對付得來?

    秦可在心里,把寧倩倩罵自己傻的話回敬給對方,接著還要想著怎樣才能讓她開竅,讓她自己對唐家下手……


北京单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