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清貴人-正文卷 第四一七章、蕙纕之死

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尤妮絲 書名:大清貴人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wikhcl.co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十月的寒風呼嘯,鏤月開云殿中燒了足足的炭火,被烘得火熱。饒是如此,皇后仍然披著一件里貂的斗篷,手里端著一盞黑褐色的苦藥汁。

    掌事姑姑蕙纕端了一盤上好的蜜餞,那是皇后最愛吃的海棠果蜜餞,腌制得色澤金黃,十分入味。

    皇后正吃著蜜餞,壓下口中的苦味,首領太監胡忠良快步走了進來,打千兒道:“主子娘娘,慎刑司首領太監王守貴求見。”

    皇后眉心一擰,“他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知。”胡忠良低著頭道。

    蕙纕心下沒由來地一慌,蘭椒溺死,貴妃命慎刑司查處,可是——她沒有留下把柄啊!

    皇后不由瞥了蕙纕一眼,心下有些煩躁,“本宮不想見他,讓他退下吧!”

    胡忠良小聲道:“王守貴說……他是奉旨前來的。”

    聽得“奉旨”二字,皇后喉嚨一噎,咬牙切齒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    王守貴也是個一臉忠厚像的太監,只不過手段卻極狠厲,進了慎刑司的人,不死也得脫層皮。

    王守貴笑呵呵上前請安:“皇后娘娘金安!”

    皇后壓下煩躁,露出端莊和氣的面貌:“皇上遣你來,有什么要事嗎?”

    王守貴笑得燦爛,“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說著,王太監從袖中掏出一只織金仙鶴紋的香囊,看向侍立床頭的蕙纕,“此物,蕙纕姑姑可覺得眼熟?”

    看到那香囊,蕙纕本能朝著腰間一摸,卻摸了個空,她看了自己主子皇后一眼,沉默了片刻,心下不安地道:“這應該是我不慎弄丟的。”

    王守貴笑呵呵道:“姑姑也太不小心了!香囊這種貼身物事,可是關礙到姑姑聲譽的!”

    蕙纕忙擠出個笑容:“是我運氣好,沒想到竟叫王公公給撿到了。這點小東西竟勞煩公公親自送來。”

    王守貴笑容里帶著冷意:“這香囊,可不是老奴撿到的——而是從蘭椒緊攥著的手里掰出來的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蕙纕臉色煞白!這怎么可能?!難道是蘭椒臨死前掙扎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蕙纕姑姑強裝鎮定,“那定是蘭椒撿到的,想著立刻回來還我,結果一是心急,竟不慎失足落水了。”

    王守貴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兩聲,“奴才是奉旨徹查蘭椒落水一事,此事既然與蕙纕姑姑有關,就煩請姑姑隨老奴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蕙纕臉色慘白,身子一軟,噗通倒在了地上,哀求的眼睛看向榻上的皇后主子: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眼中帶著惱色,這個蕙纕,怎么辦事縷出紕漏!!讓她拷問蘭茝,竟活活給打死!讓她處置蘭椒,好生嚇唬嚇唬貴妃!沒想到隨身香囊竟被摘去而不自知!!

    雖說也的的確確達成了驚嚇姚佳氏的目的——哼,蘭茝是被姚佳氏收買的,這個蘭椒與蘭茝關系匪秘,只怕也是背主的!所以姚佳氏見了浮尸,才會受驚見紅,險些小產!

    可是——蕙纕這個廢物!

    王守貴笑瞇瞇道:“皇后娘娘請放心,奴才也只是帶蕙纕姑姑去問問話而已,斷斷不敢污蔑蕙纕姑姑。”

    皇后深吸一口氣,王守貴如今手持無證,她若包庇,皇上肯定會疑心她的!

    想到這些,皇后別過頭:“帶走吧!”

    蕙纕愕然失色,“不!皇后娘娘!您救救奴才!奴才對您忠心不二啊!!”

    皇后立刻露出了冷厲猙獰的面孔,“那就給本宮繼續忠心下去!本宮自然不會虧待你虧待了你的家人!”

    蕙纕呆住了,她如何聽不懂,皇后這是讓她守口如瓶,否則——她全家都會不得好死!

    蕙纕不禁落下淚來,她對皇后忠心耿耿,沒想到竟落得如此地步!

    兩個五大三粗的太監上前,毫不憐香惜玉地將軟在地上的蕙纕給生生架了起來。

    蕙纕悲涼地看向皇后,“娘娘!奴才無能,但至死都不會背叛您!”

    皇后暗暗送了口氣,貴妃已經動了胎氣,這一胎怕是已經有些不妥了,她的目的已經達成。犧牲蕙纕還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蕙纕露出了悲涼的笑容,“您身邊再不會有比奴才更忠心的人了!!”

    這是蕙纕最后一句話。

    讓皇后心下陡然有些不安,但皇后素來涼薄,豈會為一個奴才的生死而難過?她很快恢復如常,當夜,當蕙纕畏罪自盡的消息傳來的時候,皇后也只是吩咐底下人賞賜了蕙纕家人而已。

    蕙纕的死在姚佳欣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蕙纕當然不是不慎被蘭椒抓走了香囊,因為姚佳欣對蘭椒遺體的狀況記得清楚,蘭椒雙手是微呈爪形,并未攥緊,手里自然不會有任何東西。

    所以說,是有人偷了蕙纕的香囊,伙同慎刑司一起嫁禍蕙纕。

    嗯,其實也不能算嫁禍啦!

    的確是蕙纕將蘭椒推下后湖的,蘭椒不會水,就這樣生生溺死了。

    溺死之后,蕙纕才趁著夜色,將尸體運送到了碧桐書院外的湖畔。

    蕙纕是進了慎刑司才想起蘭椒的遺體,當時蘭椒手上并無攥著任何東西!只可惜,她想起來太晚了!

    慎刑司的首領太監沒有對蕙纕用刑,當夜就叫人勒斃蕙纕,掛在房梁上,裝作畏罪自盡的樣子。

    蕙纕死后,眼睛依然瞪大老大,一幅駭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首領太監胡忠良還特特來看過,不由嘖嘖搖頭,“這也不能怪我,我也是奉旨辦事啊!若怪就只怪你三番五次唆使皇后娘娘加害貴妃!皇上怎能容你活命?”

    胡忠良留下了一錠銀子,囑咐慎刑司好生安葬蕙纕,便回去復命了。

    皇后嘆了口氣,她忽的想起了昨日蕙纕的話,本宮身邊再不會有比蕙纕更忠心的奴才?

    皇后看了一眼剛剛從慎刑司回來的首領太監,“胡忠良,你是忠于本宮的吧?”

    胡忠良笑著說:“奴才打潛邸就伺候您了,足足二十年了!娘娘還信不過奴才嗎?”

    皇后揉了揉發沉的太陽穴,許是她太多心了吧?胡忠良伺候她的年份,比蕙纕更久,甚至早在姚佳氏入府之前便伺候她了,斷不是姚佳氏所能收買的。

    “本宮最信賴的便是你與蕙纕了,只可惜蕙纕最近辦事總是這樣疏失!本宮這回也護不住她了!”皇后露出了憐憫的神色。

    胡忠良忙道:“娘娘您已經盡力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露出微笑:“好在你辦事素來周密,用不著本宮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會辜負娘娘信任的!”胡忠良趕忙跪下,指天發誓:“奴才若是背主!但叫奴才天打五雷轟,死后下十八層地獄、不得超生!!”

    一邊發誓,胡忠良暗暗道,只可惜他效忠的主子,從一開始就不是皇后娘娘。其實若娘娘不做那些對不住萬歲爺的事兒,或許他如今也跟王以誠一般,既忠于萬歲爺,又忠于自己伺候的娘娘。

    


北京单场 上证指数行情今天 极速11选5直播 258篮彩 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双色球胆托组号 web怎么赚钱 双色球精准预测6十1 种什么药材赚钱 大顺彩票首页 牛b的赚钱方法 娱乐城游戏机 石油机械维修很赚钱吗 波克捕鱼天使高倍视频 加盟股票配资公司 森林舞会有奔驰宝马 上海快3遗漏数据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