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淡種田文-正文卷 60

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黑漆嘛咕咚 書名:平淡種田文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wikhcl.co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不明真相的群眾,對著站在門口的朱少陽,和掌柜的指指點點的。

    有些年紀輕的還破口大罵。說福來客棧賺些昧良心的黑心錢,將來死后要下地獄什么的,說出的話也難聽至極。

    朱少陽一改往日的散漫,臉上難得的掛上了幾分嚴肅。眉頭深深的皺起,一雙桃花眼里,也凝聚了幾分肅殺之氣。

    “麻煩請各位安靜一下,今天這事誰也說不清是怎么一回事。在下已經讓店里的伙計去官府報案了。等會兒衙門的捕快自然會來為大家解釋清楚。到時候大家再來評判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圍觀的人群聽到朱少東家的話,安靜了許多。跪著的女人也是愣了下。兩只手緊緊的捏著垂在大腿兩側的衣擺。能看到手指關節微微泛著白。

    梅子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一系列的反常舉動,也是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讓讓,讓讓。”

    人群后面傳來了幾聲洪亮的喊聲。眾人紛紛回過頭往后看去。

    待看到往這邊來的捕快,人群紛紛往兩邊退開,讓出一條路來。

    梅子隨著人群看過去。能看到領頭的就是昨天才在自己家里吃過飯的和平。

    看著大踏步往這個方向來的男人,梅子也不禁愣了下。平時這男人都是嬉皮笑臉的,很難看到像現在這樣。一張臉嚴肅的板著,眉眼中的凜然正氣,在此刻顯露無疑。在配上一身板正的捕快裝,頓時讓人看的移不來眼睛。

    和平自然看到了人群里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看的小丫頭。

    看著小丫頭的表情和眼神,和平臉上的表情不自覺的放柔和了些。走到梅子進前蓋還不忘沖著小丫頭齜牙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梅子被和平的這一笑弄得回過了神,臉上不自覺的爬滿了潮紅。

    趕緊把頭別了過去。

    海還能聽到男人發出輕微的“呵”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捕快大人,你得為小女子做主啊!”

    跪著的女子說完這話。用膝蓋匍匐著到了其中一個捕快面前,二話不說就抱住了捕快的腿。

    頓時哭天喊地起來。被抱腿的捕快沒想到這女人能來這么一出,也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反應過來,隔著衣袖拉著女子的手腕把抱在自己腿上的手給扯了下來。還不忘趕緊的退后幾步。

    梅子聽到人群中響起些輕微的悶笑聲,自己看著這一幕也覺得好笑。但是還是崩住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年紀看起來稍微大些的捕快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好說。你這么哭哭啼啼的誰聽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跪著的女人這下把哭聲收了起來,悲悲切切的開口了。只是說出的語氣可能是因為剛剛哭的兇狠了。時不時的還能聽到嗝聲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要為小女子做主啊!小女子和丈夫是外鄉人,是上京城投奔親戚的。這昨晚找了個地方住店。就出來順便吃點東西,小女子和丈夫一路上都聽到別人傳,福來客棧菜品新穎,味道也好。小女子夫妻二人就想來嘗嘗。可是這才在福來客棧吃了晚飯回去睡了一晚,今早小女子的丈夫就怎么叫都叫不醒,大人你得為小女子做主啊!”

    年紀稍微大點的捕快聽到這話也是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先別哭。如果事實真如你所說,本捕快一定給你討個說法。但是如果你有什么隱瞞,相信你也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捕快說的話恩威并施。匍匐在地的女人身體不禁輕微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捕快大人,麻煩你跑一趟了。”朱少陽在女子說完話以后走到了捕快身邊。

    看著捕快抬手在胸前抱了下拳說到。

    年紀大的捕快忙忙擺手。

    “朱少東家說的哪里話,這是下官的職責所在,不用這么客氣。”

    朱少陽聽到捕快的話也不好說什么。直起身來,看到站在邊上的和平用眼神示意了下,點了下頭。算是打過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在下的福來客棧,不敢說名氣多大,但是這也算是多年的老字號了,從家父開店至今從沒有出過食物中毒這一說法,忘捕快大人明查還我福來客棧一個公道。”

    圍觀群眾聽到朱少陽這話有些年紀大的也紛紛附和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昨晚這一對男女是最后進店的,所以小人記得清清楚楚,男人進店時嘴上還罵罵咧咧的,時不時抬腳踢一下這位跪著的小嫂子。吃飯的時候也是男人在邊上大吃大喝,女人偶爾回一句嘴,就會遭受到男人的打罵。當時坐鄰桌的一對客人還勸了幾句。被男人罵了幾句也就沒有多管。最后這男人喝醉了。走了時候還嚷嚷著把女人賣了能換點錢花花。”

    福來客棧的店小二忙忙上前把昨晚自己看到的給說了。說完還不忘看了眼地上用席子卷起來的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年長的捕快聽了店小二的話。看了眼跪在地上一直垂著頭看不清臉上表情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這位店小哥所說是否屬實。”捕快說話的聲音不自然的帶上了幾分威壓之氣。

    “回…回…大人,店小哥說的確實是昨晚發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在問你,你們昨晚兩人出了福來客棧可有去過什么地方。或者是見過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聽到捕快略帶幾分威嚴的話語。

    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揪著衣擺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昨晚我二人出了福來客棧就往住店的方向去了。期間沒有遇到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年長的捕快說完這話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捕頭在下有話要說。”

    和平剛才一直站在邊上觀察女人的一舉一動,包括穿著和回話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到事情陷入僵局,隨即開口。

    “哦!和捕頭有何見解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那在下就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和平說完這話抬起頭看了眼,站在人群中的梅子一眼,隨后很快又轉過了頭。

    梅子被和平這一眼弄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這人葫蘆里面到底賣什么藥。

    心里還在想著這件事情,男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平淡種田文

    平淡種田文2020


北京单场